评阿里云风险通报“美国优先”,在华外资企业控制权必须收归中国,不听中国的听外国的不行

2022-06-23 01:06
二维码

文/杨晨

  近期,工信部网络安全管理局通报称,阿里云计算有限公司(下称:阿里云)发现阿帕奇(Apache)Log4j2组件严重安全漏洞隐患后,未及时向电信主管部门报告,未有效支撑工信部开展网络安全威胁和漏洞管理。通报指出,阿里云是工信部网络安全威胁信息共享平台合作单位。经研究,现暂停阿里云公司作为上述合作单位6个月。暂停期满后,根据阿里云公司整改情况,研究恢复其上述合作单位。

  根据今年9月1日施行的工信部、国家网信办、公安部联合印发的《网络产品安全漏洞管理规定》,网络产品提供者应在发现漏洞的2日内向工业和信息化部报送漏洞信息,并及时进行修补,将修补方式告知可能受影响的产品用户。有报道称,隔夜阿里巴巴股价低开5%,此后一直低位震荡,收盘跌4.2%,报117.81美元,仍处于年内低位。

  据新浪网报道,阿里云发现重大安全漏洞先报美国,未及时通报工信部。这可能导致我国在信息安全应急上出现滞后导致各种信息社会的风险产生,也可能让优先知道这次风险的信息霸权国家利用已知漏洞对华发动网络攻击。



  暂停合作,不是一个小事情,尽管有人会担忧,未来像阿里云这样的超大型网络企业可能会“客大欺店”,依仗自己的数据多控制资源多,但工信部依然掌控中国信息服务的总开关,作为行业主管部门,除非阿里云想关门,否则任何想要跳过中国游戏规则搞包括安全在内的任何“美国优先”的做法,都是根本行不通的。阿里云作为一个成立多年的大企业,其实是很难出现“程序顺序错误”,相关流程早就是确定下来的,管理员和公司内部不会**天才知道因不熟悉流程而导致错误。

预先通报美国不通报中国主管部门和国内运营商,这是否充分暴露了我国设立大型外资背景企业可能在重大问题上存在严重立场问题,特别是风险发生后,它们可能只对国外投资者而不对中国负责。此次事件的发生,事实上给我国敲响了“外资风险”的又一次警钟,国外投资的网络运营平台存在严重的来自于人的风险,甚至很可能被境外敌对势力所操控。如此,我们将十分被动。我们说,开放环境下,我们决不能丧失对社会经济、财富和企业平台的控制权,搞开放经济我们始终要明白一点,就是,外资进来是与我们利益共享按照互利公平的原则赚钱的,不是让外资来搞渗透控制我国社会的。




  这里,我们要揭穿一个长年在资本经济主导下霸权时代的严重误导,就是资本的作用是特大的甚至是无穷大的——这是一个十分荒谬的谎言。资本,只是经济社会和企业运营中的一个要素,最多是关键要素之一而不是**,可是我们的开放经济却似乎一度在许多领域过高地评估资本特别是境外资本的作用,或代言了资本霸权的那套谬论谎言。这很可能导致我国的许多优质社会资源、人力资源、发展成果,被印着国外字样的“纸片片”得不偿失的换走,后来我们发现,这些花花绿绿的外国“纸片片”,对于我们的发展并没有那么大的作用,还是新中国打下的良好底子、稳定的发展环境和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市场、人力人才红利等因素促成了我国如今的经济地位。不可否认,经济领域确实有一些人“唯资本最牛”“外资万能”,这种观点十分害人、幼稚,早该被摒弃了。


  资本除了存在对社会财富的垄断攫取以及对人力人才剩余价值的过分剥削等弊端外,更为严重的恐怕还是发展成对我国社会的深度控制,一旦形成这个趋势,我国将可能面临“颠覆性风险”,是我们绝对不能容许出现的。今年早些时候外国制衣企业组团在新疆棉问题上干涉中国内政,它们对中国社会不思回报却拼命找中国麻烦,以及今天阿里云风险通报中美国优先等问题,都应当让我们提气警觉重视——不仅不能让外资企业被外国操控,我们还要对中国运营的外企依法进行有效的监管和控制。一些已经被外国控制的企业尤其是具有社会基础设施性质的大型企业,夺回控制权,而那些对我国社会形成危害威胁的企业,我们要坚决惩处,让其付出不敢在危害威胁社会的代价。对于危害我国社会、坑害消费者等方面不思悔改的外资企业,我们应当建立严厉的惩罚机制如外商赔偿、风险质押以及对违法违规外商外企的驱逐出境等机制,与我国对外开放机制相互平衡对应,促进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

  外资企业在中国运营,首先要依法对中国的主官部门和社会负责,这个问题上不能打折扣。这里我们还要充分认识到,在实际市场运行中,虽然国外对我国一些具有外资背景的企业投资,但是,在公平公正科学评估企业资源的前提下,按照股份制和商业契约精神,外商投资发挥的作用只是支出一定企业启动资金,而启动企业和维系企业未来运营的其他资源不能被忽略。不能说外方启动资金或融资规模比例大,就一定说了算。如果是这样则很不公平,这种企业股权控制权的认定没有脱离殖民色彩和金融巨鳄打劫世界的经济模式,我们不能听之任之。我们说,就算是外方投资多,就单方面认定出“绿纸”多的就比出团队和还有经营理念的高出一等或几等,这是国外寡头资本经济主导和单级霸权时代的一种典型的强盗经济逻辑,是非常片面且不公平不科学的经济理论,当然也就是一种谬论。这个时代应当过去了,代之以更加公平公正科学的企业责权利认知。这里我们要说,如果没有中方的团队和经营思路,没有为数众多具有较高技能知识水平的中国员工,没有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中国市场回报,以及甩出美国基建几条街的中国基础设施,以及中国发展的强大内生动力,国外资本家手里的那些叫作美元或是日元啥的“纸片片”,就只是一张张纸片片,根本转化不成社会财富,更不能让投入“纸片片”的老外得到更多的“纸片片”。所以我们应当在经济实践,特别是对外经济的进程中,践行并树立更加公平公正、义利科学的经济原理,以替代全世界深受其害的腐朽的资本霸权的那套游戏规则。也就是说,片面禁不起推敲地夸大资本投入在企业运营中的作用和地位,而忽略占有他人社会资源、基础设施以及所在国市场和人力资源在企业运行发展中的作用和地位的资本霸权歪理邪说,既不公平,也不合理,绝非义利,更不科学。未来,我们的改革能否取得成功,不仅要改革自身的弊端保持好自身的优势,更要剔除来自国外的痹病毒瘤,而引进确实对我们发展有益的东西。国外的资本,用好了并科学评估它在企业发展中应有的作用地位,国外资本就有益,否则有害。

  这里要说,由于国外资本天生具有严重的剥削性掠夺性特别是它会与**侵略和殖民主义帝国霸权思维、价值观的国家和人相裹挟,那么国外的资本却是是具特别的危险性的,其危险性一旦转化成危害,是国外资本所带给我们社会的那点点好处所远远不能弥补的。因此,我们决不能让国外资本在中国野蛮生长而不受控制,要永远的从根本上遏制国外资本的野蛮性危险性,丝毫不给其魔鬼野兽性质显露的机会,或将其引进后放入“动物园的笼子里”,还锯断“獠牙”,这样既可以供人观赏,也对人无害。我国的官产学研用以及社会各界,都有责任做好这方面的事情。



我们看到,此次事件中当阿里云未向我国通报系统漏洞却向美方通报的严重问题发生后,工信部一方面积极从其他渠道获知消息封堵漏洞,一方面暂停与阿里云 的合作,反应处理非常果断,降低了阿里云因“低级错误”导致的安全风险出现的几率。接下来,阿里云可能还会因此付出更多代价。在华运营的企业不管出资方来自哪个国家,都必须遵守中国的法律和相关规定,并树立真正服务中国社会的思想理念,才能走得远。相反,如果心怀鬼胎、见利忘义或是里通外国,这样的企业又能在中国走多远呢?

  说白点,我国现在的开放经济,与旧中国搞的殖民地开放所不同的一语蔽之:旧中国的外国老板和国内买办可以控制中国社会,而我们现在搞的开放经济绝对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相反,我们对于可能野蛮生长、形成垄断甚至控制中国社会的外资和企业,要坚决实施反控制,外商买办依法依规通过在华设立可以取得营利权,但这些企业特别是关键业务的控制权必须属于我们的国家,利好于我国的人民。